客廳的窗簾已經打開來了,雖仍是早晨,但時間已經漸漸逼近中午,陽光比清晨時分要毒辣許多,所以我挑了曬不到陽光的角落沙發,正閱讀著一本「人體解剖學」。

 

與其讀手術書,不如讀解剖書,這是安特契先生的建議,但這建議卻更讓我感到驚恐了,因為被解剖的對象是少爺,若沒有百分之兩百的把握,恐怕我是沒有勇氣拿起手術刀來解剖少爺……不!是幫少爺開刀。

 

看了一下牆上的時鐘,不知不覺中竟然已經十點半了,也許該把準備中的早餐換成午餐?

 

昨天是週六,少爺吃完中餐就換上玄日的裝扮出門,到今天早上都沒有回來。

 

電視新聞上不停地播報各式各樣的頭條新聞,每個小時的頭條都不一樣,其中也提到不少英雄的蹤跡,但他們忙得連停下腳步看一眼媒體鏡頭的時間都沒有,電視上只能看見他們來來去去的身影,多半還是從遠方拍攝。

 

雖然少爺沒有回來吃早餐,但他忙碌了一天一夜,回來的時候想必會非常飢餓,所以我已經預備大量餐點,就等少爺回家來,大家可以一起吃得盡興。

 

但是,真沒想到會忙到這麼晚,我只有停下預備餐點的動作,以免食物太早準備好,等到要吃的時候已經冷掉而不美味了。

 

等待的時候,我把握時間研讀書籍。

 

這些日子以來,已經閱讀不少醫學方面的書籍,但越讀卻越是感覺不足……書籍並不能讓我有勇氣拿起手術刀來切割少爺的身體。

 

但是,安特契先生似乎不打算讓我有更多時間來充足自己,他只是聳肩說「切下去就會了啦」,然後說下次要帶屍體和手術用具讓我實際操作解剖……順便幫他把所有臟器取出來,在不同臟器上用正在實驗的藥劑,然後將結果紀錄成冊交給他。

 

聽起來,我似乎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初學者,而是直接成為醫生的助手了。

 

因此,我決定還是多多自修的好,以免必須在毫無經驗的情況下就得自行解剖一整具屍體,甚至得在屍體上使用大量根本不知道效用為何的藥劑。

 

看了看眼前的解剖書,我忍不住嘆了口氣,雖然這些書籍對於理論上的了解是大有助益,但對於實際操作卻是一點幫助都沒有。

 

想了一想,我還是打了通電話:「柯帝士,早安。」

 

「族長?發生什麼事情了嗎?」柯帝士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緊張,想來他應該是誤會發生嚴重的事情……也許以後我應該常常打電話給他,而不是發生事情才找他。

 

我連忙說:「沒發生什麼事情,只是我要麻煩你幫忙安排一些大學課程,我想……就先從醫學開始好了,我需要手術、解剖和醫藥知識的課程。」

 

「您想讀醫學院嗎?」柯帝士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訝異:「醫學院的課業很繁重,恐怕您沒有辦法邊讀邊當管家。」

 

「我只需要實際操作方面的課程,不需要理論方面的課程,此外課程也不需要安排得太繁重,我可以慢慢學習……」

 

說到這,我默默地祈禱安特契先生會長命百歲……不!還是一百五十歲吧,讓我有時間能夠把這些知識學習到最完美的境界,再來對少爺動刀也不遲。

 

「明白了,我會盡快派人安排好您入學。」

 

「十分感謝。」

 

掛斷電話的同時,客廳的陽台傳來聲響,我一個滑步過去打開落地窗,陽台上,一個紅黑的身影正蹲在地上,背後的銀白翅膀被陽光照得光輝燦爛,但這光芒卻逐漸縮小,最終消失在身影的背後。

 

我笑著說:「歡迎回家,少爺。」

 

玄日站起身來,脫下護目鏡,神色冷淡,一雙墨色的眼看向我,眼中沒有帶著半點情緒,整個人彷彿是冰冷的金屬雕像。

 

緊接著,他眨了眨眼,一雙墨眼瞪大如圓,還可憐兮兮地揪著眉頭,直喊:「朝索,我好餓!超餓的喔!」

 

這時,客廳大門也被人打開來,小谷大聲嚷嚷:「餓斃啦!管家,上菜啊!」

 

我笑了一笑,說:「是的,馬上就送上餐點。」

 

***

 

「朝索要去上大學嗎?」少爺有些訝異的問。

 

吃早餐……或者應該算午餐,我跟少爺提起想去上大學,所以希望某些時候可以請假去上課。

 

一說完,狼吞虎嚥的眾人竟然捨得停下吃飯的動作,然後呆呆地看著我,表情十分一致地都是一臉難以置信。

 

「管家還要上大學?」小谷怪叫:「上什麼呀?家政課嗎?」

 

「不是的。」我連忙解釋:「是讀醫學方面的知識,因為日後可能必須為少爺動刀治傷等等,所以想要先研讀一些基礎知識,這樣可以讓安特契先生不需要從基礎開始教我。」

 

一解釋完,大家就收回吃驚的表情,然後繼續埋首吃飯,天茶先生還點頭喃喃「這倒是不錯,少爺一天到晚受傷……」,說到這,他似乎是顧慮到少爺在場,所以後頭便沒有繼續說下去了。

 

「原來是這樣子!」少爺明白地點頭說:「你先去讀大學也對,爸爸一定沒有耐心一步一步教你,我看他一定一開始就要你幫忙做實驗吧!」

 

的確是。

 

少爺一口答應:「那你就去上學吧,反正我現在很長時間都不在家,你一個人在家也很無聊吧!」

 

「謝謝少爺。」說話的同時,我分別幫大家添上飯後甜點,碎胡桃南瓜派。

 

少爺吃了一個派後突然開口說:「朝索,你記得去上學的時候不要穿得太乖,不然會被欺負喔!」

 

我真的沒有想到這點,連忙感激的說:「感謝少爺提醒,我會注意的。」

 

這時,亞恆也開口說:「被勒索不要想著給錢了事,因為他們會越來越喜歡找你要錢,而且還越要越多。」

 

我愣了一愣,回答:「好的。」

 

少爺又吃了一個派,當我在他盤子放上第三個派的時候,他抬頭說:「喔,對了!如果有教授叫你留下來幫忙還是要幫你補習,要注意他的表情有沒有色瞇瞇的喔!不管教授是男生還是女生都一樣要注意!如果他露出色瞇瞇的表情,你千萬不要真的照他的話去做!」

 

……少爺,您以前到底是過著怎麼樣的大學生活呢?

 

「對了!」少爺彷彿想起重要事情來,突然丟下早餐跑回房間,然後衝出來,遞給我一盒像是彈匣的東西,根據之前岳剛買過的種種武器看來,我想這應該不是子彈的彈匣,而是裝滿手榴彈的彈匣。

 

我接過來,不解的問:「少爺,這是手榴彈嗎?」但為什麼要給我手榴彈呢?

 

「是煙霧彈。」少爺細心地解說:「匣子裡一共有十發煙霧彈,如果遇上危險的話,你就按下這個紅色按鈕,匣子就會發射出一發煙霧彈,趁著煙霧瀰漫的時候,你就可以用極速逃跑了!」

 

我看著手上的煙霧彈,突然不太明白自己到底是去進行「上學」還是去劫獄之類的危險活動,但看看其他人的神色,居然一點也沒有吃驚的表情,亞恆甚至還點了點頭表示贊同……現在的大學真的有這麼危險嗎?

 

拿著煙霧彈匣,我只有說:「謝謝少爺。」

 

少爺十分認真的說:「朝索一定要小心安全喔!」

 

「……謝謝少爺關心,我一定會非常小心的。」

 

大學,原來是這麼危險的地方嗎?我不禁開始擔心起來了。

 

父親大人,請保佑我的求學之路一切順利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日向夜 的頭像
日向夜

日向夜 [玄日]

日向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